会应苏息遇阳春

山月空霁时,江明高楼晓

风景这边独丽

    “好,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,下课。于曼丽,你一会到我办公室来一趟。”
    “啊?好。”于曼丽正望着说话人一动一动的两撇小胡子出神,猛然被点到名字,脸上还带着茫然。
    王天风看见她的模样,带着笑意轻咳一声,背着手出去了。这边于曼丽可就不好过了,她细细地想了想这些天自己的表现,没有问题啊,中规中矩,也没出什么差错,怎么就被传唤了呢。
    她极不情愿地挪去了办公室,得到首肯后进了门,见王天风在泡茶。他的动作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,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动作,带着一股军人的利落和干脆,说不出来的好看。
    王天风泡完了茶,拿出来两个茶杯,斟了满满两大盏,才抬头看了一眼于曼丽,“愣在那儿干嘛?坐。”
    于曼丽如梦初醒,绞着衣角,磨磨蹭蹭地坐了,低着头,声音细得快要听不见了“老师找我有什么事?”
    “没什么,出差的时候顺便给你买了点荔枝,你拿回去吃了吧。”也难为王老师能听见了。
    “啊?”于曼丽一脸懵。她原本都做好被老师训半天的准备了。
    “啊什么啊?不喜欢?”王天风故作严厉。
    “不不,很喜欢,谢谢老师。”于曼丽依旧是细细的声音,始终低着头。
    王天风看她这个样子,深切地反思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平日里太过严厉,才把她吓成这样。一股挫败感涌上心头。
    他总是拿她没有办法。
    “我能吃了你吗?把你吓得。”
    “没有没有。”
    于曼丽为了掩饰心中的慌乱,拿起桌上的茶杯灌了一大口,却没想到是刚开的水,嘴里火辣辣的。眼泪汪汪的。
    王天风哭笑不得。
    “这么大个人了,也不说自己照顾着自己一点。”
    “嗯,刚才没注意。”
    这么一闹,屋子里的尴尬倒是散了不少。
    “喏,给你颗荔枝,去去火。”王天风下手很快,深红的荔皮被他掰成两半,懒懒地躺在桌子上,他的手上沾了一点糖水,晶莹的果肉被他捏在手指间,更衬得他的手白皙修长。
    这么好看的手哪里是握枪的手。
    于曼丽在心中想着,手却轻轻将荔枝接了过来,送入口中。
    真甜呀。
    比他买的棒棒糖还甜。
    “好吃吗?”
    嗯,王天风的声音也甜。
    “好吃,谢谢老师。”
    于曼丽满足地眯了眯眼睛。
    但紧接着又想到自己的身份,神色一下子黯淡了下来。
    你一个本该死了的人,怎么配得到这些。
    这些光阴,不过是你偷来的。
    王天风见小猫忽地沉默了下去,摸摸鼻子,试探地拿手在她眼前晃了一下。
    于曼丽晃了晃神,无力地对他露了一个笑,便夺门而出。
    不要留恋这些。
    不能留恋他。
    “诶等等,荔枝。”王天风在她身后喊。
    “老师你自己吃吧。”
    于曼丽的声音远远传来,细听还有些哭腔。
    王天风一脸懵。
    但他还是追了出去,拿着那袋荔枝。
    追到她宿舍门口,听见房里有压抑的哭声。
    这丫头,每天折磨自己,和林黛玉似的。
    心病还得她自己解。
    他摇摇头,把荔枝放到了她的窗台上。
    谁让他就喜欢林黛玉呢。
    荔枝在阳光下红得肆意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