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应苏息遇阳春

山月空霁时,江明高楼晓

[楼诚/楼诚衍生/多CP]他们一直都在

现在是北京时间18:00

外面下起了小雨。

你可能在回家的路上,可能边抱怨老板边勤勤恳恳核对工作。

也许在离你不远处,也许在离你几千里外的地方,一个医院的院长正拒绝掉骨科一枝花同打一伞的请求,大踏步走进雨中,穿过一条街去接他的小警察,心里想着小孩儿爱吃的菜。

那枝花忿忿地跺了下脚,转头打通电话和他的大鳄撒娇,让他开着那辆最拉风的车来接他,今晚不醉不归。

在偏远山区的泥泞里蹲守的两个人对视一眼,看到对方的狼狈,憋笑憋得身体一抖一抖的。都想着赶紧办完这个案子,回家睡个昏天黑地。

另一边的主管大人正收了伞坐在沙发上,等着他的设计师填完最后一笔,心里盘算着一会去哪请人吃个饭犒劳一下他这些天的辛苦。

你闭上了眼,看见老式轿车滑过雨幕,将喧嚣抛在身后。开车的那个心里盘算着明天该怎么再敲梁仲春一袋小黄鱼,在后座的那个揉揉眉心,想着再从谁身上套出些什么情报。

车内一片静谧,却自有一股默契在其中。

你撇撇嘴,为了保护自己的视力,看向……更远的地方。

烟雨笼罩金陵,青砖黛瓦,都在雾中失了颜色。但那形制规整的一块,却是再多的烟雨也抹不掉其上的威严。

烟雨抹不掉,可是人能。

一碟榛子酥和一串笑声足以让年轻的帝王移了心思。

“你干嘛?”他绷着脸,努力不受外界干扰。

“批了这么多奏折,该歇歇了。”白衣墨发的人晃悠着脚坐在帝王身侧的窗台上,手里还端着盘榛子酥,他把盘子往帝王眼前一送,“喏。”

帝王很有骨气地推开了盘子,沾了沾朱砂,又开始批奏折。

那人也不强求,将盘子放在砚台旁,一翻身进了屋。

“蔺大阁主怎么有时间到我这里来了?”着锦袍者头也不抬地问,声音略显低沉。

“想你了。”

批奏折的手一抖,在某个臣子的奏章上留下一道红印。

水润润的眼当即看过来,眼里满是控诉。

蔺晨笑着将视线移到窗外,啊,今天天气真好。

今天下雨。

蔺晨尴尬地摸摸鼻子,转身去逗弄他的胖鸽子。

帝王轻轻一笑,勾完最后一笔,将奏章摞到一起,好整以暇地看着那个背影。

“我可是忙完了。”说着,捻起一块榛子酥放进嘴里。嗯,好吃。

“真的?”那人转过身来,“走走走,我今天带你去看个好玩的。”

两人相携而出地……避过皇宫守卫,直奔目的地。

你心情复杂地睁开眼,带着满足,重新投入到生活中。投入那个,有柴米油盐,也有他们的生活中。

哪怕生活再艰难,他们总会给你力量,这就够了。

评论(3)

热度(61)